垃圾场

啊垃圾垃圾,啊垃圾垃圾,啊,啊垃圾垃圾(唱

想画毛绒绒了于是深夜摸鱼
摸了提米和小福腻饼,是近期最想抱着揉的两只✨
毛绒绒真好啊!!还是兽好画,我不想画人了

好的于是喉炎五尺的把两个tag都打上了

瞎弹的曲子上传b站了请求支援(……
av32461055

Corrsin(克罗西),16岁左右的女孩,天生一无是处的废物。

住在城市角落废弃空地一个堆满废弃物的储物室里,一个基本没有人投来目光的地方。可以隐约听到城市里人们交谈的声音,但谁也不会愿意来。
矮小削瘦,肤色苍白,体质差,待人处事态度消极,没有任何擅长的方面。通俗来讲,是一个基本没有优点的人。

她曾傻傻的尝试过学习一些东西,甚至列了清单一一实验,最后她停止了寻找不存在的东西,确定了自己不具备什么学习能力,从此任由命运安排一日复一日浑浑噩噩无所事事,没有目的,认为自己这样的人会被创造出来只是因为神在做一个充满恶趣味的实验,她正被欣赏着一步一步自生自灭的过程。
是神给她安排了这样的设定,她恨透了神。
天生无能的她极其嫉妒那些被称作「优秀」的人,恼怒使她想铲除这些人。「没有了优秀的人,像我这样的废物才有机会出人头地。」她这么认为。可在这样的世界她哪有资格杀死别人?
正巧当时处刑人杀人事件的传闻铺满城市,意外听到传闻的她下决心去赌一把,看看神能不能让她成为处刑人。
「如果可以,我就如自己所愿去铲除那些优秀的人。如果我失败了,那就这样消失吧。」
于是她用储物室里的工具尝试了各种方式自杀,结局却是阴差阳错的一个都没有成功。
久了,她疲倦了,抱怨着神让自己留在世上继续饱受痛苦。而后来,突然的一天她发现废物堆里长出一朵小小的白花,便重新思考了神带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或许我也只是神种下的一颗种子吧。」以这种姿态活下来的她倒没有那么讨厌神了。

五百年了,我终于用上高光笔了,我终于不用自己留白了,太开心了
樱花高光笔和针管笔都好用到让人落泪
顺带发表一下感言。
我在lofter从没有画过海囚的同人,也一直没标注,最近才加上。
拿到笔是准备画一只黑漆漆的生物来着,脑子里第一下就想到黑卷了…是很在以前在海囚坑时的大本命(想不到吧!),大概追溯到2015年了吧。
海囚可以说是我梦开始的地方了,是已经从我生活中离开的人给我安利的,她走开的时候我就再也没有回到坑里好好看看了。
但在入海囚之前我从没有接触过偏向欧美风格的画风,一直只画眼睛比手大的玛丽苏萝莉,厨的是美少女,整天只会在肥宅中间卖萌。但被拉入海囚之后接受了这个设定一发不可收拾,我是从那时才在圈里遇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同好的emmm
从那时起我的兴趣轨道就开始偏了,这才有了现在的我。
我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吧或许…喜欢一个作品没办法超过一年,但海囚是我厨的时间最长的,一直到现在想到那些故事都会很激动,可见其毒性。

好的我说完了,中心思想是我其实在坑里只不过是老人
tag继续随便打

是驭风蓝
线条还是不流畅,总之很简陋…

Reckle(瑞可)。

一位14岁的普通小女孩,性格热情自信,倔强好强,年龄小却意外的成熟,整天打扮的像个男孩子一样的假小子。在纸人城里是出了名的胆量大。
像周围的男孩子一样喜欢滑板、轮滑鞋、赛车或是跑步这样的体育运动,而且比他们还身手敏捷一点很能打架。而特别的一点是她热爱探险和探索灵异事件。
本来平凡的她开始被许多人刮目相看,最初是因为她找到了「神秘处刑人Sioll」的种种存在证据。研究者们所检验和记录的「Sioll」的痕迹基本大半都是Reckle找到的,在新闻上也算是被提过好几次名了。对于「Sioll」的「灵异事件」她颇为感兴趣,时常在夜里提着小灯去街上的角落搜寻痕迹,或是白天带上防身工具之类的去森林搜索。
对于不相信Sioll确实存在的人,她总是趾高气昂的声称自己在森林里见过Sioll(理论上确实有过和Sioll擦肩而过,但出于它的法则,她关于它的记忆早就被抹除了,她所说的自己见到的「Sioll」实际上是在树丛里扑腾着玩的Karas,只是她没有看清并发生了爱的幻视而已)

顺带一提,其实她七岁的时候生前的Sioll正好五岁,他曾因为给几个小孩身上喷到了颜料而遭到几个小孩围殴,当时的Reckle看不下去了就站出来为Sioll说话:「他不像有恶意的样子啊?他只是想和你们玩而已!!不喜欢他的方式也不能这样欺负他啊!!」
只是这事情过去太久了,她早就不记得了。
(Sioll生前姓名不明)
现在的Sioll虽然已经成为了处刑人被抹杀了意识却残留了对于这件事的一部分记忆,和当时心里的那份感激,所以曾遇到潜入森林的Reckle时在远处默默看了眼她,在被发现之前又悄悄了离开,像害怕伤害到她似的。
Sioll之所以会变成像狼的怪物其实也和她有关。纸人城有一个著名的童谣,讲的是「大灰狼跑过来想和小动物们做朋友,可是小动物们赶走它,以为它要伤害它们。有一天,大灰狼遇见了小红帽,发现只有她可以理解它。」

Tricky(名字音译不了)。
天生患有怪病的可怜少女。

某年某月某日,医院被送过来一位不明疾病的患者,名字叫「Tricky」,年龄大约十五岁,但由于病毒的原因智商永远停留在了五岁,不论思维还是行为都处于幼稚的状态。
血液为紫色。经检测,她的血液就是病毒。
治疗过程中发现她无法感知疼痛。一位医生不慎沾染其血液后突然癫狂开始摔东西,值得庆幸的是第二天醒来之后又恢复了。
可惜最终治疗无效,因为实在无法改变Tricky血液的成分,病毒充斥着她整个浑身上下,无论如何抽取都会再生,无论如何替换都会被原血液同化。
本来人们决定将这个可怕的小僵尸先暂时拘留起来结果她砸开门逃跑了,并顺走了一大包针管,从此以传播自己的病毒为乐。至于她的病,人们起了个可爱的名字,叫「捣鬼僵尸病」,顾名思义,受感染者会像个僵尸一样丧失心智,脑子里只有搞破坏一个目的,并大肆毁坏事物。
她会给破坏后的东西上泼洒病毒,只要沾染上它就会被感染。
沾染上的病毒是会自己消失的,年龄越小,病毒停留的时间越长。最短至几小时,最长至一周,这么看来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
更可爱的是如果你给她糖的话她就会同意不砸你东西。这一点使更多人放松了对于本来应该通缉的她的警惕。

背景废10日练习,Day3 楼房

尝试画了夕阳
日常有大量参考
没意境也没功底就这样了…
上色上到一半基本上是丧失信心快乐的开始狂躁式抹色强行画完
好累呃呃呃